当前位置: 必威手机版官网 > 研究动态 > 正文

2014年第九个中国,这些莆田传统艺术

时间:2019-09-21 14:28来源:研究动态
在“非遗”演出舞台上,几乎全是中老年人。省级非遗度尾大鼓吹团队,来了20多名乐手、鼓手。“我们平均年龄已有60岁。”度尾大鼓吹乐手黄春泉说。 2014年文化遗产日系列宣传活动

在“非遗”演出舞台上,几乎全是中老年人。省级非遗度尾大鼓吹团队,来了20多名乐手、鼓手。“我们平均年龄已有60岁。”度尾大鼓吹乐手黄春泉说。

2014年文化遗产日系列宣传活动内容丰富、形式多样、隆重热烈,将吸引各界眼光,激发人民群众对我市瑰丽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珍爱,增强社会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责任感,促进文化南宁的建设

始兴于宋、盛行于明的仙游枫亭元宵游灯先后被列入福建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国家级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如今麟山宫皂隶舞又被列入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标志着枫亭元宵游灯的文明传承备受关注。近日,笔者走进千年古邑枫亭镇,拜访两位第四代传承人,感受民俗文化的荣光与辉煌,体验坚守民间文化的艰辛与寂寞。

和度尾大鼓吹时常演出不同,盖尾新窑村的土陶艺人常年处于“辛苦劳作、乏人问津”的状态。今年71岁的盖尾镇新窑村制窑能手郭少贵是第一次走上“非遗”舞台。新窑村的土陶制作技艺从清代传承至今,有320年历史,传到郭少贵,已是第17代。在现场,他独具匠心地将土捏成龙形后,在泥面上刻出一片片龙鳞,现场观众啧啧称奇。

本场活动不仅有扣人心弦的非遗展演,还有充满青春活力的传统民族体育竞技和历史悠久的传统手工技艺展示。非遗展演邀请到马山百龙滩会鼓艺术团、青秀区东升艺术团、上林瑶族山歌艺术团等南宁市六县六城区六个艺术团的一百多名非遗艺术表演者,他们将带来精彩和种类多样的非遗文化精品,如马山壮族会鼓《丰收大典》、山歌串烧《歌圩印象》、壮族八音:壮婚礼仪式表演、瑶族山歌、壮族服饰展《壮乡美》、上林瑶山鼓等,将带领观众领略最具传统的壮乡风韵,近距离接触南宁市非遗文化。

新颖的百戏彩架灯堪称枫亭元宵游灯中的一绝。制作彩架灯取用双铁支作主轴,中段装上坐垫,用铁器佯装各种兵器和导道,便于脚踏,或置放盘子、茶杯、花果等。底部用木架和木板钉牢,以花布遮幔,配以山水图案作背景,由多名10岁左右的儿童,身着戏装,扮演戏剧典故人物,凌空悬立,运转自如,出奇制胜,扣人心弦。彩架灯融汇灯艺、戏剧、杂技和画景等多种艺术,糅合了历史文化、民俗文化和时代文化等多种元素。

据悉,仙游县共有国家级非遗项目2个、省级非遗项目7个、市级非遗项目24个,“非遗”数量居全省首位。

更值得一提的是,广大观众在本场“文化遗产日”活动不仅能欣赏到精彩的非遗展演、非遗展示,还能参与传统体育竞技互动,与演员进行竞技比赛,切身体验南宁非遗文化精粹,共同感受非遗的乐趣。

图片 1

“我这是第一次走出农村,到现场演出,心情非常激动。现在老手艺受到了文化部门和社会的关注,感觉又有希望了。”郭少贵说。

2014年6月14日是我国第九个“文化遗产日”,自治区文化厅、自治区文明办、自治区民政厅主办,南宁市文化新闻出版局承办,南宁市民族文化艺术研究院协办的2014年文化遗产日系列宣传活动——《非遗保护与城镇化同行》启动仪式活动,于2014年6月14日 9:30——11:00在民族广场举办。为观众献上一场南宁非遗文化的饕餮盛宴。

彩架灯始于清末,至今已传承五代。70岁的刘吉石是第四代传承人,他同样也是兰友街群众热捧的明星。刘吉石1950年跟随父亲刘宝泉,老艺人林开玉、刘德实等人学艺,很快入了门,并使彩架灯故事题材多样化、人物扮相现代化、灯艺画面动态化,呈现出内容丰富、品种繁多、花样翻新的可喜局面。

今年66岁的菜头灯制作艺人刘德明,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枫亭游灯”中花灯的主要制作人。他可以用白萝卜雕出惟妙惟肖的凤凰、孔雀、十二生肖及各式花样。“虽然做花灯不难学,但一年之中,花灯制作只在游灯时派上用场,也没什么收入,所以现在已经没有人学了。”刘德明说,目前,这项传承了千年的技艺面临后继乏人的困境。所以,这一次“非遗”演出,就像一场“及时雨”。

此外,非遗展示区将邀请非遗代表性项目传承人到现场展示壮族刺绣、武鸣五色香糯米饭、宾阳壮族织锦技艺、上林渡河公、横县大粽、茉莉花茶、邕宁赛巧等传统手工制作技艺,让群众在参观之余,还能参与制作手工艺品,共同感受南宁非遗的博大精深。

当年,林春泉因兴趣爱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师承当地老艺人吴可为,学习制作花盆菜头灯技艺。花盆菜头灯是枫亭元宵游灯中一道亮丽风景线,如今仅有兰友、学士两个社区七八位老人掌握这项制作技艺。“把菜头灯技艺代代相传,发扬光大,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最大心愿。”谈起菜头灯,林春泉显得十分兴奋。30多年来,一年一度的枫亭元宵游灯中,兰友街的花盆菜头灯总是独领风骚,广受欢迎。

在我国第10个“非遗日”,仙游县在文庙举行了首届“非遗”文艺精品展演,传统泥塑、游洋山歌、盖尾土陶、枫亭菜头灯、皂隶舞、大济九莲灯、十音八乐……一个个精彩纷呈的节目,展示了传统艺术的魅力,让市民们大饱眼福。

如今,年过古稀的刘吉石步履蹒跚,行动不便,但思路敏捷,声音洪亮。他说,这与他多年爱动脑常思考有关。年年游灯,年年各异,年年精彩,如果总停留在旧样式上,恐怕很难吸引越来越多的专家、群众前往观看。因此,刘吉石每年至少要更新三分之一的老节目。

在郭少贵的旁边,是正在捏泥人、糊纸人、做菜头灯的艺人。“非遗”展演一开场,这些老艺人们便一字排开献艺,来自枫亭镇兰友社区的十音八乐乐团为他们配乐。“古老的手艺,配上古风古韵的音乐,让人感受到十足的老仙游味道。”市民王森说,以前虽在城关生活,却不知道仙游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传统艺术。

谈及技艺传承时,刘吉石说,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技艺创新是关键,不能抱着老祖宗的传统不放,那样它会渐渐失去生命力和吸引力。为此,他要求徒弟们要融会贯通活学活用,不要拘泥于形式,要解放思想,敢想敢做,把彩架灯的技艺发扬光大。

为了让更多市民认识“非遗”,使散落民间的传统艺术走进公众视野,仙游县非遗中心的工作人员常早出晚归,一天跑数个乡镇,召集村民排练研究。“这些传统文化,现在再不抢救就来不及了。”陈荣振说。当日,还成立了仙游县“非遗”传播艺术团。“目前,很多古老的技艺不但面临断层的危险,而且不断被边缘化。这个艺术团,就是‘非遗120’,希望可以抢救性地保护仙游传统艺术。”陈荣振对笔者说,“非遗”传播艺术团还将计划去校园、农村、景区等地展开巡回演出,让更多人了解这些古老的传统艺术。

安全、惊险、刺激,是刘吉石追求的技艺目标。他几乎每一年元宵都要拿出一招新鲜的绝技来,而且他总是集思广益,从不保守,把技艺传给本村人的同时,他还教会了附近霞街、学士的薛金华、陈金荣、陈德棋等10多名学徒。“这项技艺是个重体力活,没有几个帮手不行。而且,要发扬光大这个‘非遗’项目,保密守旧也是不行的。一句话,只要有人愿意学,我愿意无偿教会他。”刘吉石说,“我几十年来做彩架灯,从没有拿过一分钱补贴,只是近两年每次享受200元左右的水果费。但是,这是我的选择,我从来就没后悔过。”

游洋山歌从古时流传到建国初期,已有近千年历史,曲调有中原古音,被称为文化的活化石。从前,游洋家家户户都会唱山歌。如今,会唱游洋山歌的村民只剩10人左右。

继承保护 任重道远

“从前,‘非遗’项目是藏在民间,养在深闺人未识,非常可惜。”仙游县非遗中心主任陈荣振说,通过这次活动,让各乡镇的精品“非遗”项目同台亮相,这对于仙游来说是“史无前例”。

选料去皮,精雕细刻,水中浸泡,安装制灯……这些制作工序早已深深烙刻在林春泉心上。“孔雀开屏”“双凤串牡丹”是林春泉最得意的作品,这些作品要用60余块萝卜镶嵌、拼接、组合而成,4个人要花2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没有细心、耐心、专心是做不出来的。“菜头灯代表兰友街的形象,是个传统的文化产物,沿途观 众会评头论足,只有抱着一颗虔诚宁静的心,才会乐在其中,不计较报酬,再苦也甜蜜。”林春泉介绍说。花盆菜头灯底座形似花盘,铁架围扎,上部不同造型的萝卜灯连缀穿梭,晚间灯火明灭,远观效果最佳。整个灯架长和宽约0.9米、高1.8米,菱形状,七八盏灯绵延穿行于大街小巷,极具观赏性和艺术性。

“第一相送出校门,梅花香味情意绵,爱折一枝给兄插,想兄不是插花人……”来自游洋镇兴山村、河星村、游洋村的村民陈素香、徐爱茶、谢新位一起唱起游洋山歌《十八相送》,官群仙老人用叶子当乐器伴奏。即使是土生土长的仙游人,许多人也是第一次听到原始的“游洋”山歌。

刘吉石:

林春泉:

在第三批省级非 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仙游县麟山宫皂隶舞榜上有名。皂隶舞俗称“乡人傩”,源于汉代的傩舞,也是古代官员出巡时用于鸣锣开道、耀武扬威的仪式。麟山宫皂隶舞是枫亭镇每年元宵出游和游灯中的民间舞蹈。

薪火相传 推陈出新

林春泉家里人支持他的老有所为、老有所乐,他把制作技艺毫无保留地传给了刘德明,刘德明又让年过花甲的弟弟刘德清也来学习,但却鲜有年轻人问津,菜头灯面临着失传的危险。兰友老人们盼望政府能以“非遗”为契机,加大抢救、保护和传承力度,把制作菜头灯技艺传承下去。

1959年开始学艺的林春泉是菜头灯技艺的第四代传承人,今年79岁。

彩架灯《猪八戒迎亲》

编辑:研究动态 本文来源:2014年第九个中国,这些莆田传统艺术

关键词: